所在位置:首页 > 琴人 > 当代琴人
吴振宇
2016/3/25 1:51:40 来源:古学中国 编辑:素衣清颜




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,在孔子时期就已经盛行。与众中西乐器相比,古琴不仅历史悠久,而且,它还是一件极具欣赏和收藏价值的工艺品漆器;干百年来,古琴被王公贵族、文人雅士视为高雅品格的象征。 吴振宇早年层师从名家张尊田先生学习字画装裱,精于字画鉴赏。因为从事多年古典家具和目标行业,让吴振宇有着深厚的艺术基础。而真正带他走入古琴世界的是孙庆堂、董春起两位古琴艺术家。他们分别曾是北京民族乐器厂的老技工和古琴修复小组成员,修复了多张故宫的藏琴。两位老师的言传身教,让吴振宇在古琴构造制作方面受益匪浅。



结缘古琴  


吴振宇说:我和古琴的缘分是从木头开始的。我从没想过要当文人雅士,但我喜欢艺术。古琴能够让一块木头有了生命,并且可以流传千年,这一点,是许多(事物)所不能达到的。我热爱它!


吴氏古琴


占琴音色的好坏,声音是否好听,是辨别一张古琴优劣的决定因素。古语评价古琴有四善九德之说。四善即苍、松、脆、滑:九德即奇、古、透、润、静、圃、匀、清、芳。其中,九德之首,就是与众不同。因为古琴选材均为百年以上老木,或桐或杉或老黄松或老红松等,不同年代的琴材所取木材的部位也大不相同,音色当然有所差异。好听且与众不同的奇绝之琴,自古都是琴人梦寐以求的。

为了制作出这样的好声音,吴振宇开始从源头追溯:木头为什么会发声?怎么样的震动能让木头与音乐联系在一起? “是弦的震动引起了箱体的共鸣——神奇的术头会唱歌!”“神奇的木头会唱歌,吴振宇常把这话挂在嘴边。这对木材的要求极高,原材的稳定性要高。木头自己不会发声,事实上,古琴本身也没有音码,要完全靠在琴面上的滑动,用微小来形容这之间区别。所以,如果木材变形,古琴发出的砂音会非常不协谰。这对后期的制造工序也提出了相应的标准和要求——前期的原材,后期的制作,两者相辅相成。” 

吴氏琴的音色得益于如此精雕细琢,其外观也非常讲究。 吴振宇老师一直坚持每一张琴都用大漆工艺制成。好琴,要经过多道粗细的生漆鹿角霜腻子,表面再擦多道生漆,直到漆膜润滑光亮,用手触摸漆膜表面,像玉一样润泽——这种手感特别重要。可是,这种润泽的漆膜需要很长周期的制作过程。作为纯天然涂料,大漆的化学成分非常复杂,不易干透。从第一道粗腻子到最后一道表面生漆,大约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吧。在这个过程中,无论腻子还是木头都会产生很微小的变形,慢慢的,无数次的变形后,整张琴就会呈现出颜色丰富的表面了。我之前讲过,木头有生命,在加工过程中,受到湿度和温度等的影响,变形是必然的,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之前,延长加工周期是最好的方式。即使这样,做上千张琴,可能也就出一张花式极美的琴。

 现在,京城很多琴人都会慕名来到东隅草堂听琴、看琴、买琴。有人啧啧称赞,这里几万元的琴着实可以与几十万的琴相媲美!  



别人眼中的吴振宇


一如吴老的忘年之交、中国电影集团摄影师|贝保中在博客中的记录:  “他六十已过,属牛的,爱钻牛角尖,最初来这个院子,荒地上积满厚厚的雪,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知青人,三间破屋,满墙的古琴,发出幽幽的大漆,黑里泛着红的光泽。几年过去了,他自己动手建设起了自己的琴坊,从破屋变成了古老文化器物的制作基地。他没有一日懈怠过……默默无闻,耐得住寂寞,坚守自己,就是吴振字的写照。” 


【四月会客厅】斫琴师吴振宇—弃木知音的古老情结()

   


【四月会客厅】斫琴师吴振宇—弃木知音的古老情结(下)


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我要评论(共0条)